论坛   社会纵横   南充20岁女孩失联一周 手机关机却收了父亲的红包
返回社会纵横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6200|回复: 1

南充20岁女孩失联一周 手机关机却收了父亲的红包

[复制链接]
楼主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846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最佳新人

QQ
楼主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9-9-26 08:49:2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9月18日上午,20岁女孩杨佳在两个同学的陪同下去买感冒药,返校的路上却突然失联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杨佳依然杳无音讯。
家人和学校在寻找中发现,当天上午,杨佳从位于四川南充市顺庆区潆溪镇的南充技师学院校外的一超市离开后,径直去了南充火车站,随后,乘坐一辆“组合车”到了成都
杨佳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发信息也没有回应。但蹊跷的是,父亲杨浩在这期间通过微信给她发了多次红包,又悄然被领取。
杨浩担心,女儿是不是被人控制了?


杨佳照片
监控视频:
“她看起来很急的样子,匆匆离开的
新学期开学半个多月了,但杨佳实际在学校只待了四五天。
9月1日开学后,杨佳刚到校两天,就因为脚部感染发炎,回到南充市蓬安县徐家镇的家中治疗,直到9月15日,才返回学校。
杨浩告诉红星新闻,从老家到女儿就读的南充技师学院,开车将近两个小时,返校时是自己驾车将女儿送到学校的。今年20岁的杨佳,在该校就读大专班的幼师专业,现在刚好是第二学年。
9月17日晚上,杨浩接到班主任蒋老师的电话,说杨佳生病了,躺在寝室床上,当天没有去上课。杨浩随后给女儿打电话,但杨佳的手机没有电了。他通过女儿同学的电话,询问了女儿的状况。之后,杨浩与老师商量,第二天让杨佳去校外诊所买药。
杨浩告诉红星新闻,学校管理严格,学生在校期间请假离校,均需得到家长同意。杨浩说,他当时完全没意识到,女儿有何异样。
9月18日上午9时许,杨佳在两个同学的陪同下,去校外的镇上买了感冒药。11时40分左右,蒋老师接到学生的报告,杨佳不见了。
陪同杨佳买药的曹同学告诉红星新闻,与杨佳去镇上诊所买药后,返回时三人路过一家超市,杨佳提出要买水,三个人便一起进了临街的离学校仅四五百米远的超市,但几分钟后,她和同学就找不到杨佳了。
电话关机,两名陪同的同学在超市及附近寻找无果后,又返回学校在寝室和教室寻找,均没有杨佳的身影。她们才赶紧给班主任报告,“杨佳不见了。”
蒋老师告诉红星新闻,得知杨佳不见了的消息,他随即与家长杨浩取得联系,并报了警。在警方调取的超市监控中,他们发现了杨佳离开时的身影,从超市的梯步上去,“看起来很急的样子,匆匆离开的。”蒋老师说。
监控拍下的杨佳出走时照片
记录追踪:
乘“组合车”到了成都,手机关机却在领红包
警方随后又在南充火车站发现了杨佳的身影,她没有进站,被一个年轻人领着,在站外广场出现过。事后查明,这个年轻人,是车站外揽客的“组合车”经营人员,杨佳乘车去了成都。
杨浩告诉红星新闻,他后来了解到,9月18日上午,杨佳订了一张9点30分从南充到遂宁的火车票,可能是到站晚了,所以选择了乘坐跑运营的小轿车,大家习惯称其为“组合车”。
过去几天,杨浩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女儿。他得知,女儿9月20日上午在成都东站出现过,并先后购买了到德阳绵阳的火车票,但最终没有进站乘车,后来又退了票。

学校到火车站派出所请求协助调查的证明。
他多次拨打女儿的手机,一直关机,发信息也没有回应。但他先后多次给女儿发去红包,却又被领取了。“最开始发了两个100的转账,后来又发了两个16.8元的红包。”杨浩说,一开始没有回应,都是后来才收的。
记者在杨浩提供的手机截图上看到,两次转账分别是9月20日和9月21日,其中9月21日的转账是早上发的,但接收已是晚上7点过。9月24日早上8点过,杨浩发了红包,接收又是当天晚上8点过。

杨浩给女儿微信转账、发红包的记录。
杨浩无法确定女儿还在不在成都,她担心女儿遭人控制了。女儿突然离开,没有带行李,身上也只有1000多元的生活费,没有住酒店的记录,也没有乘车的记录,她的QQ有登录过,但也无法确定其位置。
杨浩介绍,因为女儿自主离开,已经是成年人,也没有证据显示其遭人胁迫,警方参与了调查寻找,但目前并未立案。
身边人回忆:
其性格内向,事发前谁也没察觉到异样
杨浩告诉红星新闻,女儿性格比较内向,平时并没有多少朋友,“以前过生日,我们喊她请同学来家里,她都没带回来过。”
事发前,杨浩也没有跟女儿发生过冲突,他说至今都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杨佳9月15日返回学校后,蒋老师除了得知这个学生感冒外,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同寝室的同学告诉红星新闻,杨佳刚回学校的那天下午,看起来还很开心,还到教室上了半天课。
9月17日,杨佳躺在寝室没去上课,同学问她是不是感冒了,她只“嗯”了一声,并没说其他的事情。当天有同学帮忙复印考试资料,在床前,她也没有多说话,一样是“嗯”“嗯”地应着。
同学称,杨佳在校期间交际圈子很窄,喜欢听音乐,经常带着耳机。“虽然时常跟大家开玩笑,但她很少聊自己的事情。”一位同学说,杨佳有时候放下手机,均是把手机正面朝下放在桌面,好像有意不让人看到她手机上的信息。
“事发前两天还是有些不一样。”同寝室的一同学说,以前她即便感冒,也不会一整天不去教室上课,并且还没有跟老师请假。蒋老师告诉红星新闻,他是听学生说没来上课的杨佳感冒了,9月17日晚上才去寝室看她的,当晚9点过查寝时,又去寝室询问了情况。
谁也没有想到,杨佳就这样悄悄出走了。同学说,那天早上去校外买药的时候,她看起来还挺高兴的,“有说有笑的样子。”

0

主题

8

帖子

2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6
沙发
发表于 2019-9-26 15:31:51 | 只看该作者
这十有八九是去见网友了。
返回社会纵横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微乐棋牌